人民币升破6.5 CFETS篮子美元权重调低 影响不大

作者: 周艾琳

[ 国内外主流机构仍持续看涨人民币。展望2021年,高盛、渣打预计美元对人民币将达6.3。 ]

新年首日开盘,人民币对美元大涨超500点。截至北京时间1月4日14:30,美元/人民币报6.4661,美元/离岸人民币报6.4487。美元指数持续下挫,报在89.75附近。

值得注意的是,1月4日也是新的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篮子(下称“CFETS篮子”)生效后的第一个交易日。2020年12月31日,外汇交易中心修改CFETS篮子权重,下调美元权重,上调欧元、港币、英镑、澳元等权重。具体来看,权重下调幅度较大的币种包括:美元(-2.8%)、韩元(-0.8%)、瑞士法郎(-0.34%),而权重上调幅度较大的币种包括:欧元(+0.75%)、澳元(+0.69%)、马来西亚林吉特(+0.61%)、沙特里亚尔(+0.55%)。近两年,随着美国占我国贸易权重下降而欧元区提升,CFETS篮子中的美元比重连续两年下调,欧元比重则连续两年上调。

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机构普遍认为,CFETS篮子的调整对人民币汇率走势的实质影响很小。不过,华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对记者称,经测算,美元权重调低后,美元指数波动对人民币中间价的影响有所提升。

CFETS篮子调整实质影响小

有观点认为,在人民币持续升值的背景下,调低CFETS篮子中的美元权重是为了抑制人民币的走势。测算结果证明,调低CFETS篮子中的美元权重,并不代表美元指数的影响力减弱。

自2015年12月CFETS指数推出以来,共进行了三次调整,分别是2017年增加货币数量和调整权重,2019年末和2020年末调整货币权重。后两次均根据双边贸易比重变化来调节相应货币在CFETS指数中的权重,属常态化调整。此次CFETS币种权重的调整与贸易额权重的调整方向基本一致,主要目的还是在于增强货币篮子与贸易结构的匹配度,更好地体现人民币货币篮子对贸易竞争力的影响。

根据人民币中间价形成公式,T日中间价=T-1日收盘价+(T日维持CFETS稳定的隐含中间价-T-1日中间价)+逆周期因子(2020年10月逆周期因子淡出使用)。因此,CFETS篮子的调整理论上会影响中间价的报价,但银行交易员普遍对记者表示,CFETS篮子的调整对汇率走势的实际影响几乎可以忽略,更关键的还是美元对人民币的市场交易价格,即反映供求关系的美元对人民币的收盘价。还需要指出的是,每日16点半CFETS指数还是用官方收盘价来构建,覆盖时段是16点半之后至第二日上午开盘前的这段时间。

从测算或理论角度而言,美元权重的调低也并不意味着美元指数对人民币中间价的影响力减弱。张瑜表示,美元权重调低后,美元指数波动对人民币中间价的影响有所提升。假设美元指数主动升值1%,即美元指数篮子内的所有货币同步升值1%,在新的CFETS系数下,人民币中间价的贬值压力为贬值0.361%,而在旧的CFETS系数下,人民币中间价的贬值压力为贬值0.355%。

看似矛盾,但张瑜解释称:“通俗意义上讲的美元波动其实说的是美元指数,人民币对美元的波动不等于美元指数的波动。”

德国商业银行新兴市场高级经济学家周浩对记者称:“理论上来说,CFETS篮子中欧元权重调高可能对人民币会有更大的影响,但是欧元基本上是美元的一面镜子,因为美元指数里欧元权重占近60%,所以两种影响也会在某种程度上互相对冲。除非在欧元走出独立行情的时候,可能才会影响人民币指数。”

机构继续看涨人民币

2021年,国内外主流机构仍持续看涨人民币。

在2020年,人民币汇率先跌后涨,年内美元对人民币从最高点的7.17算起到年底人民币升值达9%。展望2021年,高盛、渣打预计美元对人民币将达6.3。根据高盛的估值模型,美元对人民币的公允价值为6,该机构认为人民币目前被低估;摩根士丹利预测的点位为6.4;恒生中国的预测点位为6.1,不排除一季度达到6的可能。

恒生银行(中国)副行长兼环球市场业务主管吴英敏对第一财经记者说,过去一年,多数货币都对美元有所上涨,例如欧元、澳元对美元的涨幅接近10%,因此人民币的升值幅度并不算夸张。2020年美元的弱势主要由美国长期的货币宽松取向以及巨额财政刺激政策导致,这些政策短期都不会变化,所以预计2021年弱美元仍将持续。

吴英敏认为,当前人民币的升值幅度并不会引发干预,也没有必要干预。早在2020年10月初,人民币对美元迅速涨破6.8,央行先后取消远期购汇风险准备金、暂停逆周期因子,同时QDII、QDLP额度也有所扩大,人民币目前处于试验“自由浮动”的状态。从一篮子货币的角度来看,人民币的升值幅度在4%左右,只是中等适度,不具备干预的前提。

2021年,支撑人民币走强的几大因素仍将持续。首先,美元贬值推动人民币升值,美国新一轮9000亿美元的财政刺激仍有演变为2万亿美元的可能;其次,不断增长的贸易顺差是人民币强势的内因。尽管国际贸易摩擦不断,但中国产品的国际竞争力越来越强,出口增速始终快于全球贸易增速,贸易顺差呈现扩大趋势,2020年11月贸易顺差创历史新高,达754亿美元。最新公布的12月渣打中国中小企业信心指数(SMEI)三个分项指数中,中小企业“经营现状”指数由11月的53.1进一步升至53.5,增长动能指数(新订单减去产成品库存)由上月的8.0巩固至9.3,其中出口型中小企业表现领先,经营现状指数升至纪录高位58.1。12月出口新订单和生产现状指数分别上升8.7个和6.4个百分点,反映全球其他经济体疫情复发导致停工停产的背景下,外部需求强劲和国内产能提升。

此外,中美利差维持在高位也是人民币升值的重要逻辑。以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为参照基准,中美之间的利差过去长期维持在大约80~150BP的范围,但目前超过200BP,未来一段时间,中美利差仍会维持在历史高位,因而从利率平价角度看,人民币对美元也体现为升值趋势。

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江苏天鼎证券 » 人民币升破6.5 CFETS篮子美元权重调低 影响不大

赞 (0)